您现在位置:讨论会>>2009年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研讨会
2009年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5-07-16 | 来源: 上海市金融学会

     由上海世界经济学会、上海市金融学会和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办的“2009年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研讨会于20091030日隆重举行。本次会议邀请了国内经济、金融领域的资深专家、学者,大家就相关议题各抒己见,并进行了深入的讨论。讨论的重点主要包括人民币国际化、上海四个中心建设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这三个方面。  

一、人民币国际化问题

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这轮全球性金融危机凸显了以美国为核心的金融资本主义模式和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制度性缺陷,并从经济基础和政府信用两方面造成美元本位制基础的松动,所以改革现行的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势在必行。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而且中国长期以来实行稳定的货币政策,为人民币树立了较高信誉,深受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欢迎。这些都为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提供了良好的契机。如何利用这个机遇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是现在的热点问题。

(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障碍

1、“原罪论”使得人民币的境外规模很小。原罪论是指发展中国家货币从出生起就携带“风险”,这种罪孽与生俱来无法摆脱。由于本币不能自由兑换,导致海外没有本币的规模市场,交易对方没有办法在其所在地进行该货币的风险“对冲”。在这种情况下,国外的居民自然不愿意持有人民币,因为持有人民币意味着持有风险。海外当地居民只有在本土银行可以进行人民币的存储、透明价格交易才愿意持有人民币。

2、人民币跨境结算的规模也很有限。这主要是由于目前人民币投资产品的匮乏及限制使得人民币接受方对收到的人民币也无处使用。另外,长期以来很多企业已经形成外币记账与结算的商业习惯,在没有利益驱动的情况下,不会主动改变商业习惯。如果使用人民币结算的规模上不去,那么人民币国际化也就无从谈起。一般只有那些既是出口又是进口的企业(满足风险对冲的条件下)才愿意进行人民币跨境结算,而这类企业总量不多。

 (二)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相关措施

1、建立货币区,在区域化的基础上推进国际化进程。由于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存在制度性缺陷,所以发行超主权货币应该是未来改革的一个方向,但现实来说构建货币区更为可行。我们应该在亚洲建立以人民币为基础的区域货币,并与美元抗衡。在此基础上,实现人民币从区域化向国际化的发展。但在现行货币政策框架下,货币区会不可避免地遭遇三元悖论的困境,所以一些专家提出了贷款准备金政策,该政策不同于存款准备金政策,能帮助货币区在保证其内在要求的资本自由流动和汇率稳定基本前提下,解决区内各成员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问题。

2、扩大人民币境外市场的规模,形成海外一定规模的人民币交易市场。如果没有非居民持有人民币的规模,人民币国际化就难以推行,贸易项下的结算也难以持久。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政府需要起到推动作用。比如签署一系列货币互换协议在政府间形成规模,发行人民币债券来扩大民间规模,允许外资股权投资管理公司PE在境内设立人民币基金作为对称规模以及扩大国际金融组织框架内人民币的运用规模等。当然在扩大规模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提高我们银行业的服务水平以及服务规模,让非居民持有人民币能够获得便捷的服务,增强持有动机。

3、推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200971日,中国人民银行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决定在上海、深圳、广州、珠海、东莞五个城市推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这意味着人民币从局部的边境贸易结算货币,通过国家政策的推动和金融机构的支持,在更为广泛的区域内成为跨境贸易结算货币。这被视为是人民币区域化的“破冰之旅”,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具有标志意义的重要起步。今后,我们要继续扩大试点范围,让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政府要支持银行的海外网点为境内外企业“牵线搭桥”。

二、上海四个中心建设问题

2009325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指出到2020年要将上海基本建成与中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该《意见》为上海的中心建设设定了明确的目标,如何根据上海的实际情况稳步地实现该目标是与会专家讨论的重点,主要包括上海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面临的困难以及相关的政策建议。

(一)上海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

从功能角度看,现代金融中心可以分解为资金的集聚和配置中心;金融资产的价格发现、风险度量和再配置中心;实体经济重要生产要素的价格发现和风险配置中心以及货币当局实施货币政策的操作中心等四大中心。如果从这些功能的角度进行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上海建设成金融中心主要具有以下的几点优势:

首先,上海已经在资金集聚与配置、金融资产价格发现以及货币政策信号传导等方面起到了国内金融中心应该起到的作用。大多数的直接融资、银团贷款、银行间资金拆借和兑换外汇业务都在上海完成。

其次,从金融市场的完备程度来看,上海是世界上少数几个金融市场完备的城市之一,拥有银行间市场、债券、股票、期货、外汇、黄金和保险间市场等金融市场,并且这些市场的规模在国际同类市场的排名都在前10名以内。

另外,我国的经济总量和贸易规模在2008年已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且经济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我国的外汇储备超过2万亿美元,成为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且此次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人民币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些都为上海发展成全球性金融中心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二)上海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所面临的困难

虽然,上海具有上面所述的种种优势,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由于体制、管理等方面的缺陷,上海也面临着很多的困难,这些都会影响上海的四个中心建设进程。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度不足,海外金融机构参与我国金融市场在市场准入和头寸规模等方面受到严格的限制。我国金融机构除了在资本金方面有着较强的竞争力外,在海外地区开展各类业务的能力还有限。在资本的输入输出方面,目前仍然以产业资本输入输出为主,金融资本占比较小。并且在金融资本中,以央行和主权财富投资基金为主,企业和居民的境外金融投资占比很小。金融服务机构的开放是对称的,准入限制也是对称的,为此海外银行的设立不是短期能够解决的。

其次,国内的很多金融市场,尤其是公司债券市场、外汇市场等严重滞后。比如债券市场,被分解成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且两个市场在监管机构、购买者等多方面都有区别,不能有效整合为一个市场;在产品品种上,由于中长期债券品种的缺乏和交易的不活跃,完整的债券收益率曲线形成效率不高,鉴于债券收益率特别是无风险的国债收益率在金融资产定价中的基础性作用,进而影响到整个金融资产的有效定价。

最后,金融机构的集聚程度不高,金融人才集聚不足。由于我国首都在北京,很多重要金融机构都设在北京,造成集聚程度不高的现象,不便于沟通与监管。另外我国的高端金融人才仍然很匮乏,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不够先进,使得金融中心的建设受到较大限制。

(三)策略与建议

1、金融中心的建设要遵循科学的发展观,要有国家民族意识,要讲政治。金融中心从来都是国家之间的金融竞争,没有金融中心的国家只能是没有定价权和话语权的二等国家。

2、金融中心的建设要有大国思维,讲究统一规划、全盘合作,贯彻区域统筹的方针。中国金融中心建设要在战略化与体系化方面动真格,中国已经到了全面深入推进国家区域发展总体战略的时候了。金融中心建设的五个统筹主要表现在产业体系化、信息数据化、市场标准化、服务综合化、人才国际化等方面。

3、金融中心的建设要以德服人。上海建设成国际性金融中心是要为人民服务的,要体现国家民族的文化,不能仅为上海本地的利益做考虑。金融中心是政策智慧和勤奋劳动的产物,不能靠诡计和侥幸,要靠风险管理能力的深度与金融服务水平的宽度说话。金融中心建设要体现金融业的社会责任、自然责任和国际责任,这样才能获得长远的发展。

4、金融中心建设要靠创新吃饭。在这一点上,上海应该向深圳学习。我国很多金融产品的都在深圳,深圳的金融创新在全国是领先的,如深圳以交易所为核心,包含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代办股份转让市场在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初见雏形;深圳金融业发展有着全国性证券市场中心和毗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域优势;靠市场发展起来的金融品牌企业都诞生于深圳,如招商银行、深圳发展银行、南方基金等。在金融中心建设上,如果没有创新,一味地跟着别人的步伐,是不可能有发展的。

5、上海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不能忽略保险市场的发展,因为保险市场是金融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风险管理的主要机构。只有在风险可控制的前提下,金融市场的发展才是稳健可持续的。而我国的保险市场目前相对落后,再保险业务更是几乎处于空缺状态。所以要根据我国特有的国情,大力发展保险业,注意风险的管理与控制。

6、我们要多借鉴其它国际金融中心的管理经验,扬长避短,提升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这次国际金融危机虽然对纽约和伦敦这两大国际金融中心产生了巨大冲击,但并没有影响它们在全球的领先地位。为了应对危机,美英政府都采取了拯救和变革金融业的措施,并获得一定的成效。我国也应该从中吸取经验教训,避免上海金融中心的建设走弯路、绕远路。

三、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四个中心建设之间的关系

人民币国际化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是同步的。其驱动力是中国对自身资产价值的捍卫。凡不是国际货币的国家都难以控制本国的资产免遭风险,而要让本币国际化必须有与海外市场(离岸市场)规模相对应的本土的金融市场(国际金融中心),只有这样资金才能形成循环流动。也只有在循环流动中对风险进行“对冲”。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四个中心建设之间存在相当密切的关系。如果上海无法建设成国际性的金融中心,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必然会遭到限制。反之,如果人民币没有国际化,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可能性也就不大;当然这并不代表只要人民币实现了国际化,上海就能够成为国际性的金融中心。简而言之,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四个中心建设之间应该是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关系。

(一)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应首先成为人民币国际结算中心

国际金融中心最重要特征和功能之一,便是为跨境资金流动提供便利、安全的结算平台,这包括金融与资本账户和经常项目下的资金流动。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必然首先要拥有发达的支付清算系统,以有效支持国际货币的跨境流通和清算。所以上海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首先要成为人民币跨境流通和交易的结算中心,使上海成为紧密连通境内外贸易市场、金融市场的重要纽带。在我国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条件下,成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中心,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现实首选。

(二)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强大的资本市场的支持,这也需要金融中心同步跟上,因为金融中心是资本市场的核心

纵观世界各大国际性金融中心,其背后必有完善的资本市场的支持,这样才能为货币的交易、投资等提供充分的渠道。人民币若想实现国际化,首先要完善我国的资本市场。而资本市场的发展首先要形成一个健全的国际性金融中心,这样才能吸引更多海外的投资者。当然,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更加复杂、涉及更多利益的过程。所以除了人民币国际化这个目标,我们还有很多的市场要建设发展,包括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等。我们要在10年内建立与当时的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这才是我们最根本的目标。

地址:中国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东路181号 邮编:200120 电话:021-20897001 访问量: